张帼泠.

拒绝网络暴力

生命真的很脆弱,死亡其实也并不遥远。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妈妈告诉我姚贝娜的死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她在开玩笑,第二天就在朋友的怀里狠狠地哭了一场。
我有时候真的庆幸我是在哥哥去世后才喜欢上他的,也侥幸自己并没有错过他。
而现在那么年轻的他也离我们远去,我其实并没有关注过他,只是很多次我在别人口中听见过他的名字。我想,他一定是一个非常优秀,明媚的男生。
逝者已去,但他们永远活在我们心里,活在他们的歌声和作品里。我们要做的便是铭记,我们的铭记就是他们存在过的证明,就是他们存在过的价值。不必太过感伤,活着的人要相信,他们那段短暂的生命已足够绚烂。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