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帼泠.

拒绝网络暴力

十一年后(一发完)

十一年后,我二十九岁,他四十二岁,他四十岁。
我们每个人,都在成长

【这其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峰霆或者是霆峰文,算是现在的我对十一年后他们的展望,也是对我自己十一年之后生活的一个设想,总而言之算是我的一个美好的心愿,大家随意看看吧】

再平凡不过的晚上,洗过澡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随手调到娱乐频道。夏天的夜晚永远是热闹的,屋外的虫鸣声,屋内的空调声,厨房里爱人在砰砰乓乓地捣鼓着,怀里刚满周岁的女儿在盘玩着自己的手指,不寂寞,很幸福。

“今日特大消息,圈内两位影帝陈伟霆李易峰相携出柜,震惊众人,本台将为你追踪报道······”

我呆愣住,记者之后好像还说了什么我已经无暇去听,只是呆呆地看着电视上的两个人。

十多年了,或许是这十年来我常常关注他们的缘故,我未曾在他们的脸上发现有时间镌刻下的痕迹,只是看着他们逐渐成熟,逐渐强大。

而现在,他们十指相扣,站在无数媒体,无数镜头前,就那样微笑着,淡然地站在距我几步之遥的屏幕之中。闪光灯不停地闪烁,他们这次却没有退缩,原来十几年的磨练成就了如此从容勇敢的他们。

女儿挣脱出我的怀抱,或许是好奇我呆愣愣的样子,她蹒跚地走到电视机前,肉嘟嘟的小手戳着屏幕,艰难地吐出两个音节:“爸爸······”

我回过神,走到她跟前半蹲下来,一手拥着她,一手握住她伸出的小手,摇了摇头:“这不是爸爸,现在这个人已经可以跟他的爱人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我顿了顿,笑出了声,“不过,如果不是你爸爸,说不定你妈真能追到他。”女儿歪着头盯着我瞧,我知道她听不懂。

“你又在跟丫头胡说什么,这么大的人了还喜欢说这么不着边际的话,快来吃饭,说了多少次了,离电视远点,孩子还这么小。”老公围着围裙,将饭菜摆上了桌,又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我抱起女儿,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关了电视,客厅一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空调的呼呼声。

老公解下围裙,拉出餐椅,又从我手中接过女儿放在婴儿椅中,待我坐下后才问道:“怎么把电视关了,他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不再看看?”

我夹了一块萝卜糕,摇了摇头:“不了,他们在一起了,这就够了,他们会对媒体怎么说,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就是他们的事了,我相信他们。”

桌上的手机提示音不停地响着,我知道微博里肯定炸开了锅,唏嘘祝福都会有的,但我不想去看。我明白,既然他们做了这个决定,就是做好了一切准备,预计了一切后果的。他们不再是十一年前的他们了,现在的他们足够强大,强大到不需要我们再为他们担心和维护。

“你啊,”老公递给我一杯水,“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是在William的演唱会上,那时候你还在上大学,一场演唱会哭得像个狗似的,虽然我也喜欢William,但也没你这么失控啊。”

我瞪他一眼:“你还好意思说,后来要不是你不要脸地追我,我就有可能追到伟霆了。”

老公耸耸肩,看了看女儿,一挑眉:“怪我咯,你不知道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啊,你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拦着你,现在你家那两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吗?”

我听了笑笑,低下头扒饭,没说话。

从古剑到现在,十几年了,他们俩同框越来越少,我们这些CP粉纵使有再丰富想象力,再高的智商,但终归无迹可寻,无所安慰,渐渐偃旗息鼓。

我说不清现在是什么感受,就像友人送你一瓶酒,告诉你要过很久很久这瓶酒才会有它独特的韵味。你毫不怀疑,小心珍藏,几乎天天都会去看它,凑近去闻它,甚至忍不住想拔开瓶塞。后来,你事务缠身,又加上那瓶酒迟迟没有动静,渐渐地,每日变成每周,每月,每年……终于,你开始怀疑友人话的真实性,变得烦躁,最后又趋于平静,开始遗忘……

就在你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友人从你的酒窖里拿出那瓶落满灰尘的酒,告诉你“可以了,尝尝吧。”

你将信将疑,开酒,倒酒,你终于闻到那甘醇的味道,放到嘴边却犹豫了,那是种久等之后却无果的绝望,黑暗中又见到阳光的喜悦,突如其来的难以置信,然而,还有不舍·····

总之,矛盾。

良久,一张面纸递到我面前,又是严肃的声音:“哭什么,他们在一起了你应该高兴,他们多不容易啊,这大喜的日子。”

我猛然惊觉,原来我的双颊早是一片冰凉,接过纸胡乱地擦了擦,也在胡乱地想:我很高兴,他们很不容易,我们十几年没有白等,对,他们会幸福的·······

老公起身从冰箱里拿了一杯港式奶茶给我。

我佯装拒绝:“胖!生了孩子之后我的身材就没回去过。”

“你省省吧,你从来就没瘦过,就我不嫌弃你。”

一旁的女儿突然咯咯咯地笑起来。我瞪她一眼,喝了一口奶茶,浓郁的奶香下是不容忽视的苦涩。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喝港式奶茶已经不再放糖了。

眼中又有些什么不堪重负般想要落下来,生生地逼回去,嘴角却又不由自主地上扬。

你看,一切都好,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这算是我关于这对CP的处女文,以后如果要写也就是段子,小说这种东西不适合我。最后,原谅我对萝卜糕和港式奶茶的执念吧→_→】

评论(8)

热度(29)